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 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page top↑
青苔中的月亮
绿色月亮,是青苔在笑还是石头的春天来了?
Ueda看着火红的天空,看着热情燃烧的火红,慢慢地合上了黯然的双眼.
灰色的瞳孔似乎什么都映射不出,只有茫然,只有深渊.
谁都不知道深渊有多深,最深处到底埋藏着什么?
Ueda也不知道,
Ueda不想知道.
只怕沦陷入宇宙的洞,不知前面是什么在等待着,却又依然被其引力所拉扯.
空洞的心,沉稳的心跳却依然回响着,
似乎一点都不真实.
Ueda移动着,以豹的速度.时间是金色的.金光是Ueda生存的意义.
是那一天,那个明媚的早晨,天空中落下一直染血的六翼大鸟之后,Ueda不再相信天使,不再觉得上帝的神圣.
Ueda开始醒悟天堂不是梦幻纯白,而是刺眼的蜡白.他开始发现自己是天使操纵的木偶,千万条线交织,掌控他的一切,
Ueda开始挣脱,开始有意识.
可是,他失败了…
上帝奸狡笑笑,说他是多么的仁慈,宽宏,大量,不尽杀绝,放Ueda回家..
只是从那以后,太阳没有再出来,月亮被青苔覆盖,天空被烈火染红,大地是密林泥沼.
Ueda躲在暗处,眼神不再锐利,猎食渐渐不再激情,一切开始周期性循环.
Ueda总是习惯性的望着天空,望着燃烧的热情,望着唯一的绿色,即使那已经是令人心寒的月亮.
他的表情总是像在寻找,寻找生命的意义,还是生存的意义?Ueda不知道,只是本能的寻找着,那空洞的瞳孔似乎穿透了距离,空间.
上帝仁慈地说这是考验,这是磨练.
天使温柔的回答这是人生,这是命运.一切都是上头的意思,神圣不可侵犯.
Ueda只有等待.空洞的脑袋只能等待.等待死亡,等待宽恕,或是等待重生.等待.
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,苔藓会在温暖强光下枯干化灰.用Ueda的鲜血燃烧着的天空,终有一天灰烧尽变回原色,再深秽的沼泽,也会因尸体的囤积而变回平地.
Ueda会再有思想,自以为有的思想,他会继续当天使的木偶,然后总有那么一天,他又会再次觉醒,挣脱束缚,与上帝抗争,一直到现在这样,只剩下空空的躯体.循环,再循环.
青苔中的月亮原来并不温暖,太阳也会不断升起落下,你的内心,是否如初?你的梦想,我不曾忘却.







后记:
如果说写文字,
如同在画画一般.
那么,
我这种水平只能算填色而已.
最近总是胡乱写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文章,然后再套上他的名字.
其实不了解他.
只知道他真的很喜欢堕天使.
而这篇文章的灵感,
确切的说应该是来自matrix吧.
以为自己即使上帝的我们,原来只是有意识的机器人?
太恐怖了.
会崩溃吧.
即使真的有这回事,也千万不要让我在我临死前发现.
听说,人死的时候.第三只眼睛就会打开.
那,是预知之眼.
我想,如果人快要死时还有这项功能,那么,那人不是很悲哀.
死也无法瞑目.
跑题了.....大家请包涵包涵我的涂鸦作品.谢谢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【2005/07/13 01:18 】 | 上田竜也 Words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<<彼岸.此岸.河. | ホーム | 上田竜也,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>>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bobbi.blog16.fc2.com/tb.php/9-01cd346c
| ホーム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