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 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page top↑
王家卫之恋之一..阿飞正传(3)
张国荣:(独白)我终于来到亲生母亲的家了,但是她不肯见我,佣人说她

已经不住这里了。当我离开这房子的时候,我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

盯着我,但我是一定不会回头的。我只不过想见见她,看看她的样子,

既然她不给我机会,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。





刘华:有没有房间?

房东:房租一天三十块,加床五块钱。那你要住几天?

刘华:我住两天,我等船开,谢谢。

刘华:谁呀?

****甲:先生,你一个人住吗?


****乙:(菲律宾话)怎样,还不行?你想怎样?怎么,你不喜欢?小心呀!

不要告诉我你会帮我。起来呀,你真的要睡在这里?喂,你不是认

真的吧?这里有很多坏人经过的。喂,起来呀。



****甲:你没有出去?

刘华:刚回来。

****甲:你有人在?

刘华:朋友而已。





张国荣:是不是碍着你了?

刘华:没有。

张国荣:她算不俗的啦。

刘华:你以前来过这儿?

张国荣:唐人街能有多大?这家旅店很多人喜欢,来的人都喜欢住这里。

你从香港来的?

刘华:是的。

张国荣:你干那一行的?

刘华:跑船的。

张国荣:干了多久?

刘华:刚改行。我以前当********

张国荣:不错嘛。怎么不当********跑船?

刘华:只是想出来走走。对了,你来菲律宾多久了?

张国荣:几个月了。

刘华:来干什么?工作?

张国荣:我可不喜欢工作。我来找家人的。

刘华:找着没有?

张国荣:算找着了吧。哼,手表都没了,现在几点了?

刘华:三点半了。

张国荣:出去喝杯酒吧。

刘华:不了,太晚了。

刘华:如果太晚不方便回家的话,就在这儿睡吧,我这儿 有酒,随便喝。

张国荣:我可没有家。我想反正天亮了要到车站,只剩下几个小时了,

喝点酒总比睡觉好。

刘华:你要到别的地方去?

张国荣:一个地方待久了会腻的,正如你说的,出来走走。你要酒吗?

张国荣:那你什么时候回去?

刘华:等船把货下完吧。我猜大概要两天吧,两天后就回香港。你呢?回去吗?

张国荣:也许吧。但即使回去我想也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后了。

刘华:我想,回到香港在街上碰到,大家也许都不认识对方了。

张国荣:希望不会吧

张国荣:我以前见过你没有?

刘华:想不起来了。我记性不太好。

张国荣:我也是。



刘华:喂,你究竟乘那班火车?

张国荣:我没说过要来坐车。

刘华:不是坐车,你来火车站干什么?

张国荣:等人。

张国荣:我先进去谈些事情。这顿先欠你的,下次有机会再请你。



票贩子:这是个做得十分好的护照,这是我的工作,你喜欢吗?好了,钱呢?

张国荣:钱?我没有钱。



刘华:那么快就好了吗?

张国荣:快跑!



张国荣:你有没有去过美国?怎么不作声?怕上不了船?

刘华:不是人人都象你那样,吃饱了没事干,我得工作,知道吗!

刘华:你要美国护照,拿钱去买呀!没钱就不要惹事生非了,你知不知道

刚才会没命的。

张国荣:只是刚才才会死吗?人随时都会死,火车出轨也可 以呀!那怕得了

这么多?



刘华:你要找死没人管得着,可别连累我。

张国荣:我早叫你走了,现在是你跟着我的。

刘华:巴不得刚才摔死你这个混蛋!



张国荣: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一种鸟......

刘华:听过,没有脚的那种嘛。你这些话哄哄女孩子可以。你象鸟吗?

你那一点象鸟?你不过是我在唐人街捡回来的酒鬼而已。

象鸟!你会飞的话就不会呆在这里了。飞呀!有本事你飞给我看看?

张国荣:有机会的,到时候你别自卑。



刘华:告诉我呀!要多久才到下一个站?

列车员:(菲律宾语)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Say again.

刘华:

how long ?how long to next station ? tell me .

列车员:twelve hours.

刘华:twelve hours.?



养母:(上海话)那天从医院走出来,人顿时觉得轻松了。以后我再也不用

担心我的生活了。因为我每个月都有五十美元的收入,直到那孩子十八岁。



张国荣:我最想知道我一生最后一刻会看见什么,所以我死的时候一定不会

闭上眼。你呢,最后一眼你想看见什么?

刘华:一生这么长,很多东西也没见过,我也不知道。我也不知道我最想看见什么。

张国荣:想一下吧,反正跑船这么闷。人一生也不会很长,现在想也是时候了。





张国荣:(独白)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, 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。

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,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。我曾经说过不到

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,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?

天开始亮了,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,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?



刘华:(独白)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我问了他一个问题。



刘华:你可记得去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时你在干什么?

张国荣:为什么这样问?

刘华:没什么。我有个朋友考我记忆力,她问我那天做了什么,我可忘了,

你呢?

张国荣:是她告诉你的?

刘华:我还以为你忘记了。

张国荣:要记住的我永远都会记着的。你们有来往吗?

刘华:一段时间。我跑船之后就没联络了。你呢?

张国荣:我?没有了。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?

刘华:没有了。我们只认识了一段很段的时间。

张国荣:你很喜欢她吗?

刘华:不是。只是朋友而已。

张国荣:要是你有机会碰上她的话,你跟她说我什么都忘了,这样大家都会

好过一点。

刘华: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碰上她。也许再碰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我

忘了。



房东:一个女孩子来这里,你不怕危险吗?

刘嘉玲:我听说香港来的人都住在这里,所以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……


The End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【2005/09/19 15:01 】 | 影畫記事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<<王家卫之恋之一..阿飞正传(2) | ホーム | 最爱是你.........>>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bobbi.blog16.fc2.com/tb.php/59-3ec78fa8
| ホーム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