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 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page top↑
我係被逼嘎..........
唉...冇捻过要係度打哩个哩个粤语.
因为我d朋友咁广泛..
打粤语..会唔会好多人睇唔懂..
but,算了...

回答某只番茄鱼嘅问题..唉.......其实我真係好唔中意玩接龙咯!

er....5个怪僻.

1.中意咬我只狗狗嘅耳仔.
er...质感好好嘎...嗯.咬落去好好玩..不过哽係轻轻咬啦..大力嘎话...乜都冇晒..

2.中意闻我只狗狗阵味..
注意...我只狗狗身上冇尿味屎味.

3.饮酒.赌钱[打牌同麻将]..夜场都中意去.但係又好中意係屋企乜都唔做.唔讲嘢唔动..

4.唉...唔知道啦.唔知道啦....性格十分矛盾算唔算怪僻?

5.只係睇喜剧.其他乜都唔睇.算唔算怪僻?

我发觉我真係一个唔了解自己嘅人..所以下次唔好预我..我无辜嘎...

点名:

陈致

我阿妹

你哋来答问题啦...
以上的朋友,請你們自覺將怪癖呈上了~~哈哈~~記得要複製過來阿!!!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【2005/09/26 15:12 】 | 塗鴉亂寫 | コメント(2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王家卫之恋之一..阿飞正传(1) 共 1 篇 第 1-1 屏
王家卫的电影是毒药.....
这让我每一次的接触..都变得窒息..
1997年..我看到了影坛的另一种声音..《阿飞正传》.
虽然,这部奇迹般的电影..在1990年初上映时得不到好的票房...
结果...《阿飞正传》拿到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..最佳导演..最佳男主角..最佳摄影..最佳美术指导五项大奖....
影片中阿飞张国荣有一段独白:“1963年4月16日下午3点前的一分钟,这是你无法否定的事实,因为已经过去了,过去的事是你无法否认的.”
短短一分钟...
确似乎已经得到了永恒的爱恋...
即使..两个人无法延续...
然而...
记忆是不会褪色的....


阿飞正传(Days of Being Wild)

剧本...

张国荣:多少钱?

张曼玉:两毛钱,瓶子按金五仙。

张国荣:你叫什么名字?

张曼玉: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

张国荣:我知道你的名字,你应该叫做,叫苏丽珍。

张曼玉:是谁告诉你的?

张国荣:你今晚会梦见我。



张曼玉:我昨晚没有做梦见到你。

张国荣:是呀,你昨晚一直没睡。这是没用的,你一定会见到我的。

张国荣:你今天有点不同。

张曼玉:没有,有什么不同?

张国荣:没有?那怎么你的耳朵红红的?

张曼玉:你到底想怎样?

张国荣:我只不过想和你做朋友而已。

张曼玉:我干嘛要和你做朋友?

张国荣:看着我的手表。

张曼玉:干嘛要看着你的手表?

张国荣:就一分钟。

张曼玉:时间到了,说吧。

张国荣:今天几号了?

张曼玉:十六号。

张国荣:十六号,四月十六号。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

钟你和我在一起,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。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

一分钟的朋友,这是事实,你改变不了,因为已经过去了。我明天

会再来。



张曼玉独白: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,但我一直都记住这

个人。之后他真的每天都来,我们就从一分钟的朋友变成两分

钟的朋友,没多久,我们每天至少见一个小时。



张曼玉:我们认识多久了?

张国荣:很久了,不记得了。

张曼玉:我表姐快要结婚了。

张国荣:是吗?替我去恭喜她。

张曼玉:她说结婚以后会搬到家公家婆那边住。

张国荣:那就是说?

张曼玉:那就是说我得找地方搬了。

张曼玉:我想搬到这里和你一起住。

张国荣:好。

张曼玉:那我怎样跟我爸说呀?

张国荣:说什么?

张曼玉:我们的事呀。

张国荣:我们的什么事?

张曼玉:你会不会和我结婚?

张国荣:不会。

张曼玉: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。



佣人:(上海话)弟弟呀,你这边走,快点。你妈喝醉了,吐得一塌糊涂,

我很担心呀。

张国荣:倒杯茶给她。

佣人:(上海话)弟弟呀,你饿了吧?要吃些东西不?

张国荣:那男人是谁?



男人:告诉你只有一对耳环,你要的,还给你好了!

张国荣:你不只是偷了这么少吧?

男人: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没偷,是她心甘情愿给我的。

张国荣:你是说她心甘情愿倒贴给你了?

张国荣:你倒真有本事,赚女人的钱。

男人:不要打我呀......别打,别打我......

张国荣:说什么?说呀......大声点......

男人:是我偷的......

张国荣:大声点......

张国荣:我告诉你,不要让我知道你再见到我老妈!



张国荣:你可以进去换衣服了。

张国荣:我留下了一对耳环,不知道你看见没有?

刘嘉玲:我没看见呀,我帮你找找看。

刘嘉玲:喂,你干嘛拿人家的钱包!

张国荣:你很喜欢这对耳环吗?送给你了。

刘嘉玲:喂,怎么只有一只耳环?

张国荣:我在楼下等你。



刘嘉玲:这是什么地方?

张国荣:我家嘛。

刘嘉玲: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回家?

张国荣:你可没说不来呀。

刘嘉玲:你一个人住?

张国荣:是的。

刘嘉玲:那房租是不是很贵?

张国荣:四十块钱。

刘嘉玲:哇,我们家住的那间房才二十八块。

刘嘉玲:你经常带女孩子回来的吧?

张国荣:也不一定的。

刘嘉玲:先说好了,我只上去坐一会儿。

刘嘉玲:闷闷的,这儿住了很多家房客吗?怎么这间房空了?

张国荣:你倒喜欢在别人房子里走来走去。

刘嘉玲:厕所在哪里?不如我们去吃夜宵吧。

张国荣:你怎么不早说。

刘嘉玲:外面雨很大,我还是走了,你送我回家吧。

张国荣:你想回家的话怎么又跟我上来?

刘嘉玲:说好了只坐一会儿,你拿我当什么人了!你别以为我很随便,你以

为送我一对廉价耳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我可跟那些贪慕虚荣的

女人不同。

刘嘉玲:你不要再走过来!

张国荣:你想你可以停止呼吸多久?



刘嘉玲:啊!有贼!

张国荣:谁!

张学友:是我。

张国荣:认识的。

张国荣: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别从那儿爬上来。

张学友:免得门口那印度人罗罗嗦嗦的,我不知道你有朋友在,我走了。

张国荣:喂,走楼梯吧。

张学友:从哪里来,从哪里走。

刘嘉玲:你朋友蛮怪的,他是干什么的?

张国荣:你别多问了。

刘嘉玲:他是不是做贼的?



刘嘉玲:几点了?

张国荣:三点多了。

刘嘉玲:我回家了。我们明天还会见面吗?

张国荣:也许吧。

刘嘉玲:那你打电话给我吧。

张国荣:好。

刘嘉玲:你有我的电话吗?我写给你。十一点以后才打过来,之前我还

没回去。

张国荣:梁凤英?你不是叫露露吗?

刘嘉玲:那儿的同事不知道我的英文名。

刘嘉玲:你可真会打来才好。

张国荣:行了。

刘嘉玲: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打给我的!

张国荣:我会的。

刘嘉玲:你根本没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下来。

张国荣:你都写下来了我干嘛要记住呢?

刘嘉玲:那不见了怎么办?

张国荣:电话都可以不见那人也可以不见了。

刘嘉玲:你试试看,如果你不见了,我就泼你镪水,把你的脸划花。

张国荣:不要和我说这些东西。

刘嘉玲:你有本事,你治得了我,我拿你没办法。

张国荣:你不是说要回家吗?我替你叫出租车。

刘嘉玲:我今晚不想回家了。

张国荣:那你在这儿睡吧。



张学友:早上好。

刘嘉玲:咦?你还坐在这儿?不用回家吗?

张学友:你也没回家嘛。

刘嘉玲:我不和你说了。

张学友:喂,我以前见过你吗?

刘嘉玲:我不觉得你眼熟呀。不过你有没有留意过我你自己才知道了。

张学友:你是干什么的?

刘嘉玲:我是干什么的?你把收音机开大声点吧。

刘嘉玲:怎么样?猜着没有?

张学友:还没有。再跳一次可以吗?

刘嘉玲:那是寻我开心了。

张学友:喂,喂,你叫什么名字?

刘嘉玲:叫我咪咪好了。



张国荣:(独白)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,它只能够一直

的飞呀飞呀,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,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

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。



张学友:伯母。

养母:(上海话)你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

刘嘉玲:挪一下。喂,那人是谁?



养母:(上海话)你算什么意思?

张国荣:什么什么意思?

养母:(上海话)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晓得。你干嘛打人了?

张国荣:他骗你钱了嘛。

养母:(上海话)什么人说他骗我钱了?

张国荣:还要人说?他不是为了你的钱还会和你在一起?人家什么年纪?你

什么年纪?你不年轻了。

养母:(上海话)对呀,他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,但他令我开心呀。我养

你这么大了,我钱还用得少吗?你可有令我开心过?

张国荣:那你有令我开心过吗?既然这样,大家一起不要开心好了。

养母:(上海话)你到底想怎么样?

张国荣:你知道我想怎么样的。

养母:(上海话)我不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我不会告诉你的。你要找自己

的娘是吗?有本事自己去找呀。我养你这么大,我要说的话早就说

了。我以前不说,是因为我舍不得你,我现在更加不会说了,我觉

得不值嘛。我告诉了你,你去找她,我得到了什么?什么也没有,

你也不会记得我。干什么?干嘛瞪着眼睛看我。好哇,我就要你恨

我,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。(广东话)对我好点吧,(上海话)

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,否则想也甭想。

张国荣:好,那我就等着看你什么时候告诉我。
【2005/09/19 15:05 】 | 影畫記事 | コメント(2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王家卫之恋之一..阿飞正传(2)
刘嘉玲:他妈妈是不是很有钱?

张学友:大概是吧,她以前是交际花。

刘嘉玲:你认识旭仔很久了吗?

张学友:小时候他家就住在我们车房楼上。

刘嘉玲:哦。其实你知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?

张学友:不知道。

刘嘉玲:可是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全都知道。

张学友:什么呀!

刘嘉玲:你不要喜欢我呀!



刘华: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?

张曼玉:我在等朋友。



张国荣:什么事?

刘华:下面有个女孩说认识你,你最好下去看看。

张国荣:我下去一下。



张国荣:你来找我干什么?

张曼玉:我想收拾一下东西。

张国荣:那就上来吧。

张曼玉:我想回来你身边。

张国荣:回来干什么?我不适合你,我不是一个喜欢结婚的人。

张曼玉:不结婚也不要紧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。

张国荣:为什么要迁就我呢?迁就得一时,迁就不了一辈子,你和我在一起

是不会快乐的。

张曼玉: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?

张国荣:我这一辈子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,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最喜

欢哪一个。

张国荣:你在这儿等我,我帮你收拾东西。

张曼玉:你上面有人?

张国荣:......



刘嘉玲:外面那人是谁?

张国荣:问这么多干嘛?

张国荣:把拖鞋脱下来。

刘嘉玲:干什么!

张国荣:那是人家的拖鞋。

刘嘉玲:谁说是她的?有记号吗?

张国荣:你脱不脱!

刘嘉玲:我不脱!不知从哪里有个女人跳出来,指指点点都说是她的,我怎

么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女人?要是有个女人跳出来说你是她的难道

我也要给她吗?我什么也不给,我能进这地方,什么都是我的。



张国荣:你上来干嘛?不是说好了在楼下等我吗?

张曼玉:我先走了。



张国荣:你今晚和拖鞋睡吧。

刘嘉玲:你这么紧张这双拖鞋是吧,我扔回给她!你满意了吧!反正这屋子

里什么都不是我的,我在这儿算什么?我走好了。

张国荣:你走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。

刘嘉玲: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子。

刘嘉玲:我才不会象她那么蠢。

刘嘉玲:你怎么啦。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



刘华:又是你?还没回家?有很多事情,一觉醒来就没事了。

张曼玉:你可不可以借几块钱给我坐车?

刘华:只有五块钱,够吗?

张曼玉:那如何还给你?

刘华:不用了。

张曼玉:......

刘华:我每天都在这一带走来走去,总有机会碰上的。拿去吧。



张曼玉:嗨。

刘华:是你?

张曼玉:我来把钱还给你。

刘华:不用着急,迟一点也没关系。

张曼玉:不太好的。

刘华:你没事了吧?

张曼玉:我先走了,还要上班。

刘华:这么晚?什么工作?

张曼玉:我在南华会上班。今晚有夜赛,我要去卖票。

刘华:那我以后看球可以免费了?我以前很喜欢看球的,但现在太忙。

张曼玉:如果你以后想看球的话,不用买票,来找我,我请你看。

刘华:那先谢了。

张曼玉:再见。



张曼玉:跟我谈一会儿,好吗?

刘华: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我帮不上忙的。

张曼玉:我只想谈一会儿。

刘华:你没有朋友吗?

张曼玉: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事。

刘华:那你还跟我说呀?

张曼玉:如果我不再……我不想走回来的,我答应过自己以后不再走回那儿

去,如果我再回去我一定会恨死我自己。我不要恨自己,你帮帮我

吧。



刘华:你这么下去不是办法。

张曼玉:只要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了。

刘华:你总是说过了今晚就会没事,你昨天晚上是怎么过的?如果你过得

了昨晚,今晚就不会在这儿了。做人,要么要,要么就不要。如果

你真的不能没有他,那你回去告诉他你不能没有他呀。不然的话,

从这一分钟开始你就当作从不认识这个人。

张曼玉:你别提这一分钟!

张曼玉: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,其实是可以很长的。有一天有个

人指着手表跟我说,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,那时候我

觉得很动听。但现在我看着时钟,我就告诉自己,我要从这一分钟

开始忘掉这个人。



张曼玉:我小时候在澳门的时候就已经很想坐电车了。我记得表姐每次回

来,我都会问她什么时候带我来香港。

刘华:你表姐是香港人?

张曼玉:她小时候就来香港念书。她很能干的,刚毕业就在洋行找到工作。

她男朋友也很有本事,她快要结婚了。

刘华: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好运气,做人千万不要比较。从前我不觉得自己

穷,直到念书后,同学们每年都有新校服,而我来来去去都是那一

套,那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穷了。

张曼玉:那你怎么会当起********

刘华:我本来想跑船的,不过我妈身体不好,家里又没有其他人,我只好

留下了。

张曼玉:你每天晚上一个人这么走来走去,会觉得闷吗?

刘华:也不算很闷。

张曼玉:我累了,我想先回家去了。

刘华:好的。要是真的没人陪你谈心,你来找我吧。

张曼玉:你要工作,老是打扰你不太好的。

刘华:你可以打电话给我,每天大概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里。

刘华:够钱坐车吗?

张曼玉:够了。再见。



刘华:(独白)我从来也没想过她

真的会打电话给我,

但每次经过电话亭的时候我总会停一阵子。

可能她已经没事回澳门去了,

又或者她真的只需要有人陪她说一晚话。

没多久,我妈死了,

我就去跑船了。





刘嘉玲:“我的心也碎”……我漂亮吗?

张国荣:地抹了没有?

刘嘉玲:抹过了,只不过干得快。你不信的话,我可以发誓喔。

张国荣:发就挑毒一点的。

刘嘉玲:怎么啦,没有抹地又怎么样?干吗要人家发毒誓?上街回来我再抹好了。

刘嘉玲:那就先抹完再上街,可以了吧?

刘嘉玲:你不要不说话,好吗?你好象整个人心情坏坏的,这样吧,我请你

看电影。

刘嘉玲:你没钱的话,我这里还有十几块钱。你是不是很拮据?我养你好了。

我有个姊妹刚转到东方做,她说当舞小姐很赚钱的,我倒无所谓,

不过你得每晚接我下班。

张国荣:那我岂不是成了小白脸?

刘嘉玲:怕什么?开心就行了。我也不会告诉别人。

张国荣:你不是说要看电影吗?那走吧。

刘嘉玲:我得先把头发弄好......那手袋......你不换衣服了吗?你还没换

拖鞋......





养母:(上海话)今早老头子和我喝茶,他看我心情不大好,叫我跟班他到

美国去。我也晓得,我这年纪,要找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是非常困难

的了,既然老头子对我这么好,也就是他了,老是老了点,但心地蛮好的,

你觉得怎么样?

养母:(上海话)这次走了我是不会回来的了,如果你喜欢,跟我一道去吧。

假如你不愿意,我也不会勉强。

张国荣:今时今****当然不会勉强我了,你自己要走嘛。别妄想了,你要我

对了你这么多年,现在若无其事说走就走?我不会让你走的。

养母:(上海话)你放心好了,我养了你这么些年,不会不理你的。我都替你安

排好了,房子留给你,钱我每个月会寄给你。

张国荣:我什么也不想要,我只要你留下来。一直以来你不愿意放过我,现在我

也绝对不会放过你,你试试看。

养母:(上海话)你吓唬我?好哇,我根本不想走,再过两年我老了,那是说你

养我了?你有什么本事养我?

张国荣:我不管了,养不了的话就大家搂在一块死好了,你一直希望这样呀!

养母:(上海话)你真有出息。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和我作对,为什么不可以对

我好一点?

张国荣:你想我对你好就不该早说穿我不是你亲生的,你不说一切都好了,

你偏偏说一点留一点。我只想知道谁是我的亲生父母,为什么你不能

告诉我?你知不知道你给了我一个借口恨你?

养母:(上海话)你有本事自己找去呀!菲律宾地方又不大,你自己为什么

不去找?你不敢去是吧?你是怕万一发现亲生母亲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

不是什么名门望族,可能还不如我呢!

张国荣:这不关你的事。总之你一天不告诉我,我一天不心死。

大家一直折腾下去,始终有一天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谁生我的。别人

告诉我我不会那么痛快,我一定要你亲口说

除非你死了,那么大家也就安乐了。

养母:(上海话)我当初是不该让你晓得。

我告诉你是因为你不是我亲生的,我想你终究会离开我。我以为自己

会看得开,我没想到会舍不得你。

我一直不告诉你,是有点自私,不过我其实是为你好,我想保护你。

他们根本不要你,假如要的话老早便来找你了,你不会明白的,我晓得

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得进去。

这几年来你一直放纵自己,把责任推到我身上,你要报复嘛。好,我现

在告诉你,你亲娘是谁,我受够了,你以前做人总是用这个借口,你以

后再不可以用这个借口了。你想飞呀?好,你飞呀!你要飞就飞远一点,

你不要有一天让我晓得,你一直在骗自己。





张学友:决定了?

张国荣:说了这么多次了,也是时候去一次了。

张学友:那也好。你打算去多久?

张国荣:到了那边也不知道会怎样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

张学友:那你自己保重了。她知道吗?

张国荣:知不知道我还是要走的。她来烦你的话就告诉她我走了

张国荣:拿去吧,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的,好好待它。





刘嘉玲:他有没有来过?

刘嘉玲:我问你他有没有来过!你以为不理我就行了吗?我知道你时常有见他。

你干嘛这么贱呀!人家说了不要你了,你怎么还死缠着他?

张曼玉:说够了没有!现在他不要你了,你自己回家哭呀!为什么要告诉我!

我不想知道原来他不是对我特别坏,也不会对你特别好。

刘嘉玲:你不要气我!

张曼玉:他对每个女人都是一样的。

张曼玉:坐一会儿好了,我们要关门了。





刘嘉玲:其实我不应该来的,我不应该给你一个痛快的机会。不过我始终觉得他

爱我多一点,说到底他是因为我而离开你的。

张曼玉:这种事,早点知道比晚点知道要好。现在哭的是你而不是我,我已经没

事很久了。





养母:什么事?

刘嘉玲:你儿子有没有来过呢?

养母:没有。

刘嘉玲:那你知道怎样才可以找到他?

养母:不知道,他的事从来不跟我讲。

刘嘉玲:如果你……如果你见到他的话请你告诉他咪咪找他,他有我的电话。





养母: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见到他,我明天就要到外地去了。

刘嘉玲:他会和你一起去吗?

刘嘉玲:我想看看你的房子。

刘嘉玲:每次跟他回来他都要我在楼下等,我老是想知道房子里面是怎样的,

看清楚了也不过如是。我是不是很傻?

养母:不是呀,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子。要不要给你叫辆车子?

刘嘉玲:不用了,谢谢。





刘嘉玲:是你?还以为是旭仔。

张学友:他去了菲律宾。





刘嘉玲:跟着我干嘛!

刘嘉玲:我叫你不要跟着我!你走呀,我不想看见你!

张学友:你为什么要我走?你就让我跟着你呀,我只是不想你发生什么事。

刘嘉玲:我不用你对我这么好,我早就叫你不要喜欢我。你这算什么?接收呀!

车归了你,人又归你,你配吗?他不在不********喜欢你,我不会喜欢

你的!

刘嘉玲:你干什么!你不要挡着我,你放手!

刘嘉玲:我真的很想去菲律宾,我真的很想去。





张学友:收下吧。

刘嘉玲:怎么会有这么多钱?

张学友:正如你说的,要般配嘛。那车,他坐上去好看,我坐上去总不象话,

既然这样不如卖掉算了。

张学友:真的想去菲律宾的话就去吧,见到旭仔替我说声对不起,他的车我

开不好,卖掉了。万一找不到旭仔......回来找我吧。
【2005/09/19 15:02 】 | 影畫記事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王家卫之恋之一..阿飞正传(3)
张国荣:(独白)我终于来到亲生母亲的家了,但是她不肯见我,佣人说她

已经不住这里了。当我离开这房子的时候,我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

盯着我,但我是一定不会回头的。我只不过想见见她,看看她的样子,

既然她不给我机会,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。





刘华:有没有房间?

房东:房租一天三十块,加床五块钱。那你要住几天?

刘华:我住两天,我等船开,谢谢。

刘华:谁呀?

****甲:先生,你一个人住吗?


****乙:(菲律宾话)怎样,还不行?你想怎样?怎么,你不喜欢?小心呀!

不要告诉我你会帮我。起来呀,你真的要睡在这里?喂,你不是认

真的吧?这里有很多坏人经过的。喂,起来呀。



****甲:你没有出去?

刘华:刚回来。

****甲:你有人在?

刘华:朋友而已。





张国荣:是不是碍着你了?

刘华:没有。

张国荣:她算不俗的啦。

刘华:你以前来过这儿?

张国荣:唐人街能有多大?这家旅店很多人喜欢,来的人都喜欢住这里。

你从香港来的?

刘华:是的。

张国荣:你干那一行的?

刘华:跑船的。

张国荣:干了多久?

刘华:刚改行。我以前当********

张国荣:不错嘛。怎么不当********跑船?

刘华:只是想出来走走。对了,你来菲律宾多久了?

张国荣:几个月了。

刘华:来干什么?工作?

张国荣:我可不喜欢工作。我来找家人的。

刘华:找着没有?

张国荣:算找着了吧。哼,手表都没了,现在几点了?

刘华:三点半了。

张国荣:出去喝杯酒吧。

刘华:不了,太晚了。

刘华:如果太晚不方便回家的话,就在这儿睡吧,我这儿 有酒,随便喝。

张国荣:我可没有家。我想反正天亮了要到车站,只剩下几个小时了,

喝点酒总比睡觉好。

刘华:你要到别的地方去?

张国荣:一个地方待久了会腻的,正如你说的,出来走走。你要酒吗?

张国荣:那你什么时候回去?

刘华:等船把货下完吧。我猜大概要两天吧,两天后就回香港。你呢?回去吗?

张国荣:也许吧。但即使回去我想也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后了。

刘华:我想,回到香港在街上碰到,大家也许都不认识对方了。

张国荣:希望不会吧

张国荣:我以前见过你没有?

刘华:想不起来了。我记性不太好。

张国荣:我也是。



刘华:喂,你究竟乘那班火车?

张国荣:我没说过要来坐车。

刘华:不是坐车,你来火车站干什么?

张国荣:等人。

张国荣:我先进去谈些事情。这顿先欠你的,下次有机会再请你。



票贩子:这是个做得十分好的护照,这是我的工作,你喜欢吗?好了,钱呢?

张国荣:钱?我没有钱。



刘华:那么快就好了吗?

张国荣:快跑!



张国荣:你有没有去过美国?怎么不作声?怕上不了船?

刘华:不是人人都象你那样,吃饱了没事干,我得工作,知道吗!

刘华:你要美国护照,拿钱去买呀!没钱就不要惹事生非了,你知不知道

刚才会没命的。

张国荣:只是刚才才会死吗?人随时都会死,火车出轨也可 以呀!那怕得了

这么多?



刘华:你要找死没人管得着,可别连累我。

张国荣:我早叫你走了,现在是你跟着我的。

刘华:巴不得刚才摔死你这个混蛋!



张国荣: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一种鸟......

刘华:听过,没有脚的那种嘛。你这些话哄哄女孩子可以。你象鸟吗?

你那一点象鸟?你不过是我在唐人街捡回来的酒鬼而已。

象鸟!你会飞的话就不会呆在这里了。飞呀!有本事你飞给我看看?

张国荣:有机会的,到时候你别自卑。



刘华:告诉我呀!要多久才到下一个站?

列车员:(菲律宾语)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Say again.

刘华:

how long ?how long to next station ? tell me .

列车员:twelve hours.

刘华:twelve hours.?



养母:(上海话)那天从医院走出来,人顿时觉得轻松了。以后我再也不用

担心我的生活了。因为我每个月都有五十美元的收入,直到那孩子十八岁。



张国荣:我最想知道我一生最后一刻会看见什么,所以我死的时候一定不会

闭上眼。你呢,最后一眼你想看见什么?

刘华:一生这么长,很多东西也没见过,我也不知道。我也不知道我最想看见什么。

张国荣:想一下吧,反正跑船这么闷。人一生也不会很长,现在想也是时候了。





张国荣:(独白)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, 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。

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,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。我曾经说过不到

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,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?

天开始亮了,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,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?



刘华:(独白)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我问了他一个问题。



刘华:你可记得去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时你在干什么?

张国荣:为什么这样问?

刘华:没什么。我有个朋友考我记忆力,她问我那天做了什么,我可忘了,

你呢?

张国荣:是她告诉你的?

刘华:我还以为你忘记了。

张国荣:要记住的我永远都会记着的。你们有来往吗?

刘华:一段时间。我跑船之后就没联络了。你呢?

张国荣:我?没有了。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?

刘华:没有了。我们只认识了一段很段的时间。

张国荣:你很喜欢她吗?

刘华:不是。只是朋友而已。

张国荣:要是你有机会碰上她的话,你跟她说我什么都忘了,这样大家都会

好过一点。

刘华: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碰上她。也许再碰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我

忘了。



房东:一个女孩子来这里,你不怕危险吗?

刘嘉玲:我听说香港来的人都住在这里,所以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……


The End.
【2005/09/19 15:01 】 | 影畫記事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最爱是你.........
er...怎么说呢..昨天知道一件事..就是咱们的某版主...有癌症.

胃癌.

唉.....人生是否就是如此无奈,剩下的1年性命她会怎么渡过.

珍惜身边的一切,好好陪家人.

为什么.这个时候还要这么懂事.

不如任性一番.

只是真的在乎身边的人..又怎能任性.

又怎么可以加他们的伤心.

大家都在互相的.互相的小心翼翼的不触犯.

这一切使我想起.想起我的外公.

他是骨癌去世的.

我曾经有一个观念.就是从小.外公都不怕痛.

即使有次伤到脚了.很多血.可是他都没说一个痛字.

一副无所谓的样子.

可是得癌症得那些日子.他总是痛得叫....

听到那些声音.

我只想要逃避.逃离那一切.

于是那段时候,幼稚极度得我都在逃避我外公,

现在想起真想把自己杀了.

直到外公去世.

他的遗体送到去火炉的时候.我惊觉.以后再也摸不到这副身体.

再也.

无法见到他的笑容.

只是..那时的我.奇迹般的.跟我表妹手拉着手.没有掉下眼泪.

相反旁边照顾我外公的保姆.发疯似的又哭又闹.

也许她就是我内心的返照.

之后有一次.妹妹告诉我.其实那时的外公.有次.妹妹只是推着轮椅陪他出去逛.

他就可以.开心好久.

而我这个畜生.这个外公最宠的畜生.这个从小跟着外公长大的畜生.竟然一直在逃避!

外公我欠你的.请让我下辈子还你.做一个.最乖的孙女.至少最窝心.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外公喜欢吃雪糕.外公喜欢喝可乐.外公喜欢喝酸奶.外公喜欢吃煎炸东西.

就像小孩子一样.

外公年轻时候好帅.外公是上海人.外公是养子.外公会说英语.外公是大学生.

这一切.足以让我一辈子为他骄傲.

这么多年来.我终于.忍不住眼泪.终于又一次哭这么久.
【2005/09/19 14:20 】 | 揮霍情感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细路哥
某一年一班剛剛考完會考嘅同學約埋一齊唱K,
流行曲唱到一半嘅時候,
其中一位朋友問咗隔離嗰位一個問題:
喂,你估吓二十年後嘅今日我地會變成一個人呢?

二十年後,
可能已經變成一個西裝骨骨嘅中環人.
手帶勞力士,銀包有好多張信用卡.
放工嘅時候就一齊响酒吧度,
一邊望住個煙灰盅,
一邊就望住隔離檯嗰個女仔,
睇吓佢條裙幾時會走光.

二十年後,
大概終於會買咗個部好想擁有既汽車,
但係仲有二十幾期要供,
二十年嘞,應該轉過好多份工.
識做嘅野越嚟越多,
但係同時發覺學識越嚟越少.

响嗰個時間,間唔中可能會去吓gym.
但係做嚟做去都係減唔到個肚腩.
當然二十年嚟你間唔中都會諗起一段,
一路都未能放低嘅感情,
女朋友越嚟越多,但係愛嘅越嚟越少.

細路哥,你得到什麼,你失去什麼.
你知道,what are u looking for?

大概响嗰個時候可能會有身邊嘅親人離開,
而响個陣時你會有好多講唔出口嘅遺憾,
同時間你會發覺原來人生已經過咗一大半.

同年終於結婚嘞,
用左半生嘅積蓄俾左一層樓嘅首期,
有車位有泳池會所,
娛樂越嚟越多但係快樂越嚟越少.

兩年後,可能會離婚.
回復單身之後嘅一個晚上一個人响床上面,
揸住個搖控不停咁轉台,食咗兩粒安眠藥.
跟住點起支薄荷煙.
然後流咗一滴自親人離世之後嘅眼淚.

突然之間你又諗起,响二十年前.
你係一個人,係個一晚,
一大班同學約埋出嚟唱K唱到天光.
仲記得係個朝返到屋企嘅時候,
打開門响檯面見到有一碗屋企人留低嘅湯,
碗湯已經凍咗嘞.

細路哥,你得到什麼,你失去什麼.
你知道,what are u looking for?
【2005/09/19 13:54 】 | 揮霍情感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最爱的你....
中秋节到了.对于我.是伤感的节日呢.
从前总是.跟外公外婆一起过.
但是现在已经消失不见.
只有回忆.
从小就跟着外公一起长大.
最亲就是他了.
他的所有一切.我都还记得.
深记在心中.
永远永远.也不会忘记的.还有外婆也是.
我爱你们.永远的.
外公你答应过我要永远在我身边的.你答应我不会死的!
你没守诺言.
那么...下辈子要还我.
下辈子.要再做你的孙女.
好好陪着你.
珍惜..每一天.
【2005/09/18 02:58 】 | 揮霍情感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缅怀小狗狗
人可以挑战上帝.可以改变自己的前途.
能够意志比一切坚强.但是.却有一副,脆弱的肉体.
是的我们是那么脆弱.
今天过马路时,见到一只被压扁的狗.
头不见了.脖子血肉模糊.
依然能看见它可爱的小爪子.
依然能想象到.它生前快活的奔走.
我那时.....目不转睛的看着它.
在找它的头在哪里.
可是找不到..
抑或..我是在找它生前的样子.没变成肉酱的样子.
到吃饭的地方坐下的时候,我惊觉自己的冷静.
是不是自己越来越冷血.
从前的我,就算是见到流浪狗也会心痛.
抑或是,这是狗已经死了.我反而觉得死去的比活着的开心?
我不知道.人世的残酷,它会不会饿肚子.
这样的死状.除了惊吓,也许它也不会感到痛.
死得干脆总比挣扎求生来得快活.
只是,会有很多遗憾.
好多事都会变成遗憾.
行了.我不是冷血的.还是个很容易就流眼泪的人.
只是学会了逃避,学会了不想.
在这个时候.写这些的时候,可以忍不住.
在那些时候.有人陪的时候,可以逃避.
珍惜现在的每一刻.
你不知道......你明天会否不幸XX.
so...爱你所爱.做你喜欢做的事.
其实很难..其实可以的.
【2005/09/18 02:43 】 | 揮霍情感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无语..
最近真的发生很多事吖.
昨天有人对我说了一些东西,
说外界有些人对我们KTroom的版主印象不好..
只有说无奈了.
其实经过了这么多,现在也已经对许多事采取平静的态度.
是的很多事情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.
其实大家立场不同,无法理解这一点.我是可以明白的.
而我们有些版主可能语气不好,这也是我们的过错.
每个人都是很自我,被人家这样子责怪心里面也会很不开心.
但是有些东西我们就是要养成一个习惯,
即使在网路上,
也不要说把自己完全显露出来,
凡是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.
这种做法对自己来说是绝对有利无弊的.
然而以上只是我自己的想法.
我知道把自己的想法加诸给别人是非常的不对,
但是我希望想听的朋友们听一下子,
只是这样的小小要求而已.
你可以听过就忘记.
也可以记在心里.
不过我也明白,有些事除非自己站在同一立场上经历过,
否则,很多时候也无法体验别人的心情.
也许我们版主这个称号,在你们眼中很是光鲜.
但是我们的付出,也请你们要看见.
我们并不是那么的闲没事做,
要一帖一帖的整理,
也不是那么的无聊,去看看你们的文有没有争议担心会伤害到别人.
我们除了做这些,还要找视频发贴子,扫图片,负责自己区的发贴量,
同时情况允许的话,去资助其他的区.
我们要负责做字幕的一些部分,有些人翻译,有些人時間軸,或者后期各种工序,
然后有些人负责分流.
没错的你们是看到有分流组跟字幕组,但是我们版主也有参与.
因为自身的责任,因为想做到更好.
只是一些会员,你们在拿去我们站的资源的同时,在灌水的同时,
可曾想到我们在这上面付出了多少的心血.
在自己做错事的同时,如果版主好心的来说一下你,你觉得舒服.
只是如果有些版主用谴责的语气,你也无法如此理直气壮的提出意见吧.
不过我们的语气不好,真的是对不起.这点我们一定会检讨.
也请你们,能够好好为我们想一想,为这个论坛想一想.
老实说,会员是我们论坛的动力.
但是如果你也不愿意尊重我们,那么,我们论坛也没有无意义让你再继续呆下去.
当初的坚持跟冲动,如今一点点磨灭.
但是我相信在这些会员里面,有些人真的会很喜欢那我们KTR,而不是只当这里是资源站.
那么即使是为了少数的人.我们也一定要坚持下去.
放弃,这个词.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.还是很陌生.
希望大家珍惜这里,珍惜KT.
and希望大家有错就改..
对于某些喜欢学我们论坛作风的人和事.我想说声.
you suck~~~you loser~~~you are pathetic~~~
【2005/09/04 05:07 】 | 關于KTroom工作 | コメント(2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| ホーム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